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生活技巧  »  我和老婆「冬儿」的淫乱生活
我和老婆「冬儿」的淫乱生活



Contents


严选免费成人小说
我们夫妻的交友经曆        圣诞绿帽子        健身房的露出       人妻晓杰        美女大学生被人爆干
在表妹新婚前夜与伴娘车震        我们并没做爱,都是别人挤我们的        情敌直播和女友做爱        妻有妙屄巧经营        27岁的邻家少妇        


  一、回家

  火车终于进了站,回家了!回家的感到真好,又能见到冬儿(我老婆)和孩子了!又能吃上面条了!这一趟一走就是二十多天,在外面还没有这种感到,越是快回家,这种感到就越强烈「爸爸!」我刚走进楼道就听见了孩子清脆、响亮、亲切的叫声:「爸爸,我想你了,你给我买好吃吃了没有?」本来不是想爸爸,而是想爸爸带好吃的,这个馋猫!

  「买了,但是是给妈妈买的!」我笑着说。

  「不行,你答应给我买的!」妞妞急了。

  「爸爸买了,他是逗你呢!」冬儿笑着对孩子说。

  我进了门,放下行李,抱起妞妞在她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。

  「吃没有?」冬儿问我。

  「还没吃,我不想在火车上吃。」我放下妞妞说道。

  「正好这还有面条,还热着呢,快吃吧!」冬儿说。

  「妞妞,我们拿上好吃吃,但今天不吃了,马上要睡觉,明天再吃好吗?」「有好吃吃喽!」妞妞高高兴兴地拿了好吃的进了卧室,冬儿跟了进去。我三下五除二便吃完了面,坐到了沙发上,想着一会和冬儿如何「战斗」。

  好久没看碟了,我于是拿出了和冬儿自拍的两张「A片」。一张是我们结婚第二年拍的,一张是结婚第五年拍的,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七年了。

  第一次跟冬儿看「A片」是第一年的事了。开端冬儿不好意思,但又被里面激烈火热的场景所吸引,忍不住要偷偷地看,看多了也就习惯了。

  那次和冬儿一起看一个「A片」,才看不到五分锺,冬儿的「小 妹妹」(我对阴部的叫法)早已湿漉漉了,我于是拉开裤链,掏出小弟弟,抱起冬儿放在腿上,把她的内裤拉开条缝,「噗哧」一声便钻了进去。

  那一次,我们模仿着片子里的姿势,一口吻做了四十分锺,真爽!但冬儿不太爱好欧美的「A片」,因为太直接了,翻来覆去就是「干」,看多了就没意思了,而且还有很多变态的做法,不过倒是能从中学习一些技巧,比如说前戏、口交、手交等。

  在以后的做爱中,这些技巧不知不觉便被我们运用了,而且效果极好,这也省去了我很多麻烦,要不还得一样样地教她,从这一点上也要感谢那些勇于献身「A片」的男女。

  不过,有一点我要提示各位,A片不能多看,否则男人只能自卑,女人则学会了自慰。因为A片为了吸引眼球,找的大都是下体很粗大的欧美男人,亚洲男人练逝世也不会练成那幺大,什幺「阴茎延伸术」都是骗人,如同女人做隆胸术,花了钱还害了身子。而女人如很爱好自慰,男人根本满足不了,只有自己玩自己才过瘾。

  冬儿比较爱好看有情节的三级片,比如《肉蒲团》、《我为卿狂》、《查泰莱夫人的情人》,有时我不在,自己还看得挺有滋味。

  有一次冬儿问我:「你说这些都是真的吗?真有人愿意这样干吗?真有那幺多变态的做法吗?有的还有点意思,有的让人看了只感到噁心。」「拍都拍出来了,还真的假的?这东西看怎幺说,它教坏了年轻人,也教会了年轻人。其实有些做法只要夫妻双方能吸收、能获得快感,就无所谓对错。不过,我也吸收不了滥交、诱交、狩交。纯粹他妈的变态!」我说:「不过现在我感到你的口交、手交技巧进步很快!」「那还不是老师执导有方!但为什幺有些片子里的人还要戴面具?」冬儿又问。

  「有的是变态,有一些片子是夫妻自拍的,所以不愿意让人家看到脸。」我补充道。

  「是这样啊!」冬儿好像终于懂了,点了点头:「老师就是老师!」第一张拍的时候我还怕冬儿不批準,没想到冬儿只说了一句「讨厌」就批準了,看来是前面的教导起作用了。

  那一天,吃了中午饭我们把孩子送到了老人那就赶紧回家,先洗了个澡,这样乾乾净净效果会好一些。洗完澡,冬儿穿着浴衣斜坐在沙发上,出浴后的女人就是俏丽,头髮清新飘逸,浴衣的领口低低的,乳沟一览无遗,一条光滑硬朗的大腿露在外面,半透明的小内裤若隐若现。

  我拉上了一面的窗帘,留了一面(这面前边没有楼),以便光线充分。「开端吧,同志。」我打开了摄像机,调好了焦距。

  「咋拍呀?」冬儿一脸认真的问道。

  「先拍一段唯美的(指不裸露生殖器的),再来一段A级的,然后拍咱俩一块做的。」「为啥不拍你单人的?」冬儿不平的问道。

  「男人有啥好拍的?就一条棍!」我说。

  「就要拍,你不看,我还看呢!要不都别拍!」冬儿噘着嘴说。

  「好,好,我拍还不行?真服了你了。」我无可奈何地说。

  「这还差不多。」冬儿顽皮地笑了:「你帮我脱。」「这活儿我爱干!」我放下摄像机,坐到沙发上,双手轻轻把冬儿的浴衣从肩上褪下,两只雪白的玉乳一越而出,两只乳头好像早有筹备,直挺挺地立在那儿吸收检阅。

  我用手轻轻地捏了一下,冬儿笑着往后躲;把下身的浴衣一解开,冬儿的玉体就公诸于世,冬儿下意识地把腿夹紧了。她的阴毛特别发达(据说毛髮发达的女人,性慾很强。别的女人我不知道,但冬儿的「性趣」确实很浓重,当然这都是咱精心调理出来的),可怜的小内裤根本遮不住它。我拉着小内裤往下脱,冬儿很配合地一擡屁股,小内裤便退场了。

  我忍不住用嘴去吸她的乳头,手也顺势插进她的两腿间,「嗯,别闹了,完了再……」冬儿说,我恋恋不捨地收了手。

  冬儿站在客厅中间,浑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青春光荣:飘逸的头髮披散着,圆润的肩膀、呈半球型自满矗立的双乳、平坦而硬朗的腹部,怒髮冲冠的阴毛将诱人的阴部遮盖得严严实实,小屁股饱满硬朗而上翘,光滑的双腿摆出迷人的姿势。

  「知道我想说什幺吗?」我问道,冬儿摇了摇头,「女神!光看就是一种享受,更别说拥入怀中了。」我说,冬儿自满地笑了。于是我抓紧时间360度全景拍摄,冬儿也变换姿势配合着。

  「好了,现在来局部特写,先从咪咪开端。」我把镜头拉近,对準了冬儿的双乳。这对奶奶太诱人了!滚圆、硬朗、坚挺,看见它就想去抓、去揉、去捏。

  我不是吹,能比得上冬儿的奶奶的真不多,黄片里的女主角也不过如此,因此许多朋友都对我爱慕不已。

  一次,几个哥们一起喝酒,其中一个说:「还是阿勇幸福呀!你老婆的咪咪美逝世了,得这样抓才行。」说着伸出两手,作出满把抓的姿势:「看咱老婆,只能这样抓,五个手指捏着一起,好像在抓一粒米。」哥几个哄然大笑。我虽有些脸红,但是心里却乐滋滋的。

  「现在要摆几个特别造型了。」我说。第一姿势是让冬儿坐在沙发上,翘起一条腿并儘量离开双腿,好让小妹妹充份露脸,惋惜阴毛太稠密了,基础看不见小妹妹。

  第二个姿势是让冬儿双腿跪在沙发上,屁股对镜头,上身扭过来看镜头,没想到冬儿扭过来做了个鬼脸,还把屁股扭了扭,这一扭不要紧,带动两只乳房也跳起了舞,那样子既风骚又顽皮。

  第三个姿势是让冬儿站着背对镜头,然后下腰离开双腿,双手抱住小腿,这样一来屁股完整面对镜头,阴部便一览无遗了。

  这个姿势太诱人了!冬儿的双腿直直地离开站在地上,双腿弹性十足,光滑照人;屁眼仰望天空,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似张似合,露出诱人的一道缝,周围被稠密的黑森林簇拥着,两只咪咪在半空中游蕩。这姿势谁看了谁想做,不想是他妈的太监!

  最后一个姿势冬儿逝世活不愿意做:是让她坐在床上,双腿高举全面裸露小妹妹,并用双手掰开两瓣肥唇,好让人直视花心。冬儿说这个姿势太那个了。

  两年前的冬儿还是一个纯情可爱、不懂男女之事的小姑娘,现在却已变成一个活脱脱的性感宝贝,还是咱调教有方。

  如果夫妻在自己的爱人之前还放不开,或者假装出什幺样,那才叫难受。在性方面,男人都盼望自己的老婆能热情些、开放性,甚至放蕩些,但又不能表现过份,而且只盼望对自己这样。女人又何尝不是呢?

  俗话说得好,「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」。哪个女人都盼望自己的老公是个性爱高手,不但体贴温存,而且善于领导,能引领她登上高潮的巅峰。在性生活方面,男人的责任确实比女人的大,难怪有一次干完后,冬儿说她是一个「性福」的女人,也是一个荣幸的女人,边说边用手抓住我的小弟弟。

  对于她来说,做爱是一件既快活又新鲜刺激的事,是一种享受,而且常常能达到高潮,那种感到美好无比,非语言所能形容。但她也为有些女人感到悲哀:

  他们办公室六个女人,只有她和小李感到性生活很满意,有一个竟然结婚三年从来没领会到一次高潮,另外三个只领会到了屈指可数的几次,她们都对冬儿感到爱慕不已。

  我说我也一样,无论人品、性格、身材,咱老婆都没得说。尤其是身材,是咱梦寐以求的魔鬼身材,尤其是做起爱来真够「骚」。冬儿听了,轻轻掐了我一下。

  我紧跟着说:「是那个『臊』,不是那个『骚』。」(有时小妹妹的味道确实有点「臊」)气得冬儿用一双粉拳一个劲地打我。

  「该你了。」冬儿抢下我手中的摄像机,这下轮到我不会了,因为男人东西实在太少,也没什幺好的姿势。我只好脱了衣服,做出一些威武雄壮之势。

  冬儿边拍边笑,看得我倒有点不好意思,手足无措了。「别动,现在给小弟弟来个特写。」冬儿把镜头拉近小小弟弟,足足拍了两分锺。

  「该拍龙凤戏了。」我架好了摄像机,上了床抱住冬儿。今天的冬儿特别迷人,眼中还露出一种特别的期待。我俩互相看着对方,四唇相接,我的手擎着了冬儿的乳房,又滑进了冬儿的下身,冬儿的小手也握住了我的小弟。

  不一会冬儿的身子便开端扭动了,下面也出水了,我于是躺下,用手指了指小弟弟,冬儿心领神会,用手套了两下,便一口含住了龟头,一进一出,做得很是认真。记得刚开端我让冬儿口交,她就是不肯,说不卫生,其实重要还是不好意思。我没有强求,但每次却把冬儿的阴蒂舔得好不舒服。

  后来「A片」看多了,冬儿也就吸收了,并且有一次主动提出要为我口交,但条件是不容许我看她。于是冬儿用被矇住头,在里面作起了口交。过了一会,看她进入了角色,我猛的把被掀开,把冬儿闹了个大红脸。

  可能是没经验的原因,一下吞得太深,小弟弟顶住了她的喉咙,搞得她有点难受,我爱怜地拍了拍冬儿的小屁股,让她慢慢来。从那以后,冬儿的口交工夫大有长进,快成了一个小抽水机。(如果把持不好,很快会把你抽乾。郑重!)冬儿给我做口交的时候,我的手也没闲着,一手专司乳房,一手伸向了冬儿的屁股。好家伙,小妹妹已吐出好多口水,我的手指揉着这两片阴唇,突然插进去,冬儿这时毫无心理筹备,想说话又说不出,喉咙里乌隆了一声,阴部下意识地压缩一下,那样子真滑稽。

  随着手指在阴道里上蹿下跳,冬儿的屁股开端不停地扭动,春水也止不住地往外流。我一时性起,把冬儿的屁股抱到我的嘴上面,开端表演「吸芯大法」。

  此时,冬儿不但屁股不停地扭动,全身都开端扭动,身材像波浪一样由后向前一浪接一浪。

  机会已到,我立刻提枪上马,从冬儿的后面插了进去,冬儿喉咙里「嗯」了一声,好像在说总算进了,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了。

  「后庭开花」是我比较爱好的一种姿势,因为看不见她的脸,我便可以肆意妄为了,更重要的是我爱好看小弟弟撞击冬儿屁股时的「臀浪」,一浪接一浪,煞是养眼。而且还可以双手向前一手握一只乳房,随便把玩也不用看冬儿的「脸色」。

  然后该冬儿唱主角了,她爱好骑马(分前骑和后骑),那天尤其玩得尽兴。

  为了保证拍摄质量,我们儘量把最佳的姿势、最刺激的部位对着镜头。

  后来看的时候发觉效果不错:尤其是最后「冲刺」一幕,射精的一剎那,小弟弟一阵阵颤动、前冲,连带阴囊也不停地压缩,好像都要钻进阴道里似的。一股热流倾洩而出,而冬儿的小妹妹也连连抽搐,把小弟弟握得更紧,好像生怕它跑了。

  第二部是第五年拍的,这次我们俩自如多了,也放得更开了,什幺姿势都出来了,道具也用上了。我们说好给对方各筹备一件性感的衣服,我为冬儿筹备的是一件「羽毛三点装」,两乳头各一朵羽毛,小妹妹两朵羽毛,屁股沟上一朵羽毛,穿在冬儿的身上煞是俏皮、可爱。

  冬儿为我筹备的是一件黑色透明三角裤,前面的布仅仅把小弟弟包住,半个球球还露在外面,小弟弟一站起来就露出头了;后面纯粹没布,只有一根黑线从屁股中穿过。(这也是他妈的人穿的?)冬儿有几个镜头极富挑逗但又不失可爱:一个是坐在一把椅子上,一手玩着乳房,一手的手指插进了小妹妹,仰头闭眼作「享受状」;一个是噘着嘴,眼睛看着下身,一手背在身后,一手拿着一只香蕉摆在两腿间,那样子好像在说:快吃,小馋猫!

  我也毫不示弱,摆起了姿势:首先是「007」型,上身光着身子吊了根领带,外套黑西装,下身只着三角裤,两脚分别,手握双枪(孩子的玩具枪),一脸「重任在肩状」。其次是一全裸图,仍是站立着手握双枪(一支玩具枪,一支自己的「枪」),然后自然是一场动人心魄的世纪大战,以两次战斗完满结束。

  「想啥呢?一个人傻笑。」不知什幺时候冬儿已站到了我的身边。

  「想起过去那美好时间!」我答道。

  「意思现在不美好了?」冬儿笑着问。

  「现在更美好,更需要!」我一把将冬儿拉进了怀里:「想不想我?」冬儿点点头。「哪想?」我问,冬儿一手搂住我的脖子,一手很自然地放在我小弟弟上:「哪都想!」「我看重要是这想。」我也一手插进了冬儿的两腿间,两人便狂吻起来,并相互开端脱衣服。

  我突然创造冬儿今天穿的是一套新内衣,「好不好看?」冬儿期待地问我,「这衣服穿在你身上就是不一样!」我由衷的夸奖道。

  「当然了,这是名牌嘛!我在联洋看了两次都舍不得买。好是好,就是太贵了,前天一看打五折,我才买了。」说到这一点,我不得不说冬儿在这方面确实是个好老婆。从我们认识开端,她就从不乱花钱,但该花的钱也从不吝啬,比如给我买西服、买电脑、买数码摄像机,给老妈换彩电都毫不迟疑。

  那年我们决定每月孝敬给父母一些钱,你猜冬儿说什幺?她说:「把钱给你父母吧!我父母现在还在上班,也有收入,就不用给了,等他们退休后再给也不迟。」听完这句话,我真的很激动。冬儿虽然年纪不大,但却心肠仁慈、善解人意,这样的好姑娘到哪里去找?你们说呢?老少爷们,努力工作吧!也好对得起冬儿和孩子。

  但冬儿对自己却很吝啬,衣服买得少而且不贵,虽然穿上也不错,可我总感到愧对冬儿。那次冬儿在华都看上了一套内衣,但一看价格,迟疑再三还是没捨得。考验咱的机会到了,我带足了银两买了下来,并在情人节送给了冬儿,冬儿虽然口上说没必要,乱花钱,但从眼神看得出她很高兴,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,更代表老公的一片真情。

  该脱的都脱了,冬儿手抓着青筋裸露的小弟弟,笑着说:「憋坏了吧?阿姨给你按摩按摩。」说完边用小舌头开端舔我的龟头,边用手套弄阴茎,没几分锺小弟弟就流「青鼻涕」了。

  冬儿一看机会到,随即一擡腿跨上「马」,将全部阴茎坐了进去,开端「运动」了,我则一手抓一只乳房不停地揉捏。

  五分锺后换岗了,我让冬儿跪趴在沙发扶手上,那小妹妹半张着,早已满口是「水」,我「啪啪」拍了两下冬儿的小屁股,「噗哧」一声插了进去,开端有节奏地抽送。抽了几十下然后擡起冬儿的一条腿,让她呈「小狗撒尿式」持续进攻,最后乾脆把冬儿翻过来,抱住她两条腿用「老汉推车」式接着干。

  冬儿进入了高潮,一手扶沙发,一手使劲地揉自己的咪咪,下面早已水流成河,那爱液顺着大腿沟流向屁眼,流到了沙发上。

  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哦哦……」冬儿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,她越叫我越高兴,抽动越快、越狠,好像二十多天的劲今天都要用完。

  后来站得我实在累了,说:「咱们到床上做吧!」冬儿双手抱住我的脖子,我抱住她的双腿,边做边抱着她走进卧室。妞妞早已睡着,一点都没感到我们的到来。

  我把冬儿放在床上,趴在她上面持续干,她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身子,好像生怕我跑了。由于动作太大,床也不停在动,突然妞妞翻了个身,我们立刻停了下来,看到妞妞没醒,我又肆无忌惮了。

  「你轻点,别把孩子给吵醒了。」冬儿提示我,我点了一下头,依然我行我素。

  过了一会,我的肩上被打了一下,我一扭头,吓了一跳:妞妞坐在小床上,正看着我,我立刻翻身下马。「妞妞乖,妈妈在。」冬儿赶紧起身抱住了妞妞:

  「宝贝,尿不尿?」见妞妞不尿,冬儿便搂着孩子躺下,哄她睡觉,就把我一个人晾在了那里。

  可是小弟弟憋得难受,还想要,我于是从后面贴住冬儿,离开她一条腿,从屁股后面把小弟弟插进小妹妹里。冬儿扭过火狠狠的轻声说:「讨厌!你等一会不行?」「我轻轻地做,没事的!」我说。于是冬儿哄着妞妞睡觉,我则在后面持续干活。

  不一会,妞妞又鼾声响起,冬儿翻身坐起,似有深仇大恨的说:「看我怎幺收拾你!」不由分辨便把我按在床上,上了马,双手揪住我的两耳,小妹妹开端快速地高低套动,嘴里还唸唸有词:「叫你再闹,叫你再闹……」幸亏我将意念从小弟弟上转移了,否则早洩了。

  因为做得太猛,不一会冬儿就受不了了,叫声连连:「啊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哦哦哦哦……哦……」突然她停了下来,双眼紧闭、紧咬双唇,嘴里还说:「别动,别动……」然后我就感到阴道一阵阵的抽搐。

  「你说不动就不动?」我笑了:「年轻人,别着急,现在该我了。」我双肘撑床,从下开端往上顶,「别,别,别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冬儿已经上了高峰,头不停地摆动,头髮四处飞舞,乳房跳动得好像要飞离身材。我也集中精力全力冲刺,一会也上了高峰……

Contents


严选免费成人小说
强上服装设计师        我的偷情史       寂寞的少妇        我和初中老师的邂逅       带精液的婚纱之干了别人的新娘
冷豔女人        我所认识的小姐思雨        夜店插爆前任女友        风雨亭
当了回人体模特